Hello world! 哈囉!

Welcome to WordPress.com.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

張貼在 未分類 | 1 則留言

好看到令人髮指的電影:Unthinkable

今年看完這一部,其他電影都淡如嚼臘了~好看到令人髮指的「unthinkable

 

恩,好一陣子都沒有在更新了,回到台灣之後,工作,兼差,感情,家庭

所有的時間都有歸屬了,說是藉口也好,總之就是好久沒有更新心得了

這一次會上來,實在是看完後衝擊太大了

 

每一年總會有幾部電影

可以挑戰我們自以為文明的偽善,或是顛覆你的是非價值

「奪魂鋸,野東西,血鑽石,黑暗騎士,八釐米」,這些電影赤裸的告訴我們

文明社會的虛偽,也揭開我們關在安全社會中的自我安慰假象

有些電影,奪魂鋸或是野東西,更是以低成本取得極大的迴響

 

這一次,我又找到了一部,讓人極度掙扎,卻又好看到令人髮指的電影

Unthinkable!原諒我沒辦法用台灣譯名「戰略特勤組」,這是什麼鬼翻譯啊!

這一部片,基本上在美國是連上院線的機會都沒有,成本不到一千萬美金

直接上錄影帶系統,因為他直接挑戰了文明社會的虛偽和矯情(尤其是美國)

但是看過的人卻都被逼退到道德的底線!

 

如果人命是無價的,如果人生而平等

那麼一條人命的尊嚴和百萬條人命,哪一個比較重要?

 

劇情很簡單,場景集中在一個小房間(奪魂鋸?)~~唉,你知道預算有限

FBI查獲恐怖攻擊,恐怖份子在美國三座城市安裝核子武器,寄發預告錄影帶

FBI循線逮捕主謀,距離爆炸時間只剩兩天半,主角受命到偵訊室調查

預告錄影帶沒有提要求,沒有提贖金,也沒公開到各大電視台,只寄給FBI

主嫌死都不說炸彈在哪裡,一副殉道者的姿態被捕,炸彈的時間越來越近

你會怎麼辦?

 

女主角是FBI裡的反恐高級督察,參與這次的偵訊

高層調來了一個專門刑偵的高手,打算從主嫌嘴裡敲出核彈的下落

一票將軍,國安系統的人,還有政客,有的主張刑求逼供,有的主張日內瓦公約

有的說一條人命和幾百萬條人命不能相比,有的說怎麼可以這樣凌虐一個人?

可是說到最後,其實我們只是不想弄髒自己的手而已

甚至於,到底是不是真的有核殫,都還是個未知數?

拿把玩具大砲就想嚇唬我們?哼,打,給我往死裡打!

你說有核彈就有核殫?我還會飛勒!

 

導演用了相當多的論證,設計了一個沒有絕對對錯的賽局

主嫌是個退伍軍人,他熱愛美國及他的同袍,他所要求的,只是一張總統聲明

他用了最糟的辦法,核武恐嚇,去達成他想要的結果:美軍撤軍的聲明。

山繆哥就是是刑偵高手,他很清楚,這個聲明稿要求不過份,甚至不用真的撤軍

但是他也知道,在場的高層不會答應,美國丟不起這個臉

近百年來的政策就是不跟恐怖份子談判,他們只要他繼續折磨嫌犯,得到答案

只要血不要沾到這群衣冠禽獸的套裝就好了!

女督察看在眼裡,這一切都違反了他所受的訓練,他知道這一切都是不對的

但是時間如此之緊迫,一旦爆炸就是數千萬人命

心裡的掙扎和拉扯,都讓他無法堅持道德的底線!

 

於是乎,我們看到變態的Samuel
L. Jackson
,開始刑求嫌犯

用盡各種手段的同時,女主角也一再地據理力爭,天人交錯

當大家開始站在嫌犯的立場時,導演又安排了一個橋段,讓我們看到立場的轉移

當嫌犯用最恐怖的方式,證實炸彈是真實存在的時候

我們看到所有的文明法則,禮義廉恥,都被生存拋在腦後

現代社會的道德基礎,完全被顛覆掉!

 

該死的!炸彈在哪裡?

不說?剁手指,拔指甲,大概滿清十大酷刑都用上了吧

(不過感覺美國人真的沒有太多創意,方式還不如一百年前的滿清)

再不說,鑽臉頰,凌遲也沒用?

山繆哥很清楚,嫌犯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來著的

他被捕之前就已經知道,高層絕對不會答應他的要求,這群道貌岸然的領導者

其實正在扮演著慘無人道刑求的推手,只是不是用他們自己的手

 

接下來………………………………..以下有雷ㄟ

還是看官想先抓下來看,建議要自己先看過啦?

我是不太想說結局啦,這跟奪魂鋸第一集一樣,說穿了其實就不懸疑,不精彩了

 

 

 

 



我只能說,即使罪不及妻小,但是為了知道核彈的下落

導演算是挑戰了美國電影的尺度:美國電影中,小孩子基本上是被保護的

最多你在螢幕上看到的,就是具屍體了,你不會看到對小孩子施暴的過程

當然,我們不是在看一部虐殺片,我想山謬哥再缺錢,也不會去接這種電影

很多畫面是跳接過去的,但是你知道……………………..

即便只有想像都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我真的不打算在這裡說出結局和轉折

因為如果我們沒有看到每個人的轉變,我們不相信文明道德的規範多麼薄弱

每件事情的轉變,人性的良善和存亡的逼迫,都讓你看到人有多麼的虛偽!

到最後,我們看到了善良,我們也看到了醜惡

導演很巧妙的帶出,當我們依循「人為的道德規範」時,我們可以做出什麼選擇

以及在要承受哪種後果~

重點是,我們承受的起嗎?

 

當然,這部電影讓我喜歡的其實是空間(即便看的很不舒服)

導演給了我們很多討論和思考的空間

如果說有兩個選擇

死兩個小孩 vs 死兩百萬人  –> 決定:死兩個小孩吧

那如果

1000 vs 
死兩百萬人  –> 決定:1000人吧

死一百萬人 vs 死兩百萬人 –> 決定:死一百萬人吧?

死兩百零一萬人 vs 死兩百萬人吧 –> 決定: 死兩百萬人吧?

導演想說的應該是,當決定生死的時候,不應該只是用單純數量來決定

我們是人類,我們有道德倫理,我們不是用本能來生活,來決定事情

我們人類對自己生存這麼久,身為地球的主宰

創造這麼多藝術,道德,哲學,等等

卻在面對生死存亡的時候,我們做了自己所厭惡的事情

打算犧牲兩個無辜的小孩,這是這部電影想挑戰的價值觀

 

 

我記得在看黑暗騎士的時候,最後的兩艘船,一艘是囚犯,一艘是中產百姓

12點以前,誰先按鈕,就可以炸掉對方的船,讓自己獲救

結果呢?囚犯把引爆器丟到河裡,而中產階級的人,沒人要出來當劊子手

最後有位先生站出來:既然你們都不願意弄髒手,總要有人願意吧?

 

我們把條件換一下~

殺掉一個小孩,你可以解除一枚核彈,解救數百萬人的性命!你願意嗎?

我想,unthinkable就是在問你這個問題!

 

你放心,片商沒有太多血腥暴力或是虐殺的畫面

Unthinkable 這個片名,就是來自片中 Samuel Jackson講出的

 What I have to do is unthinkable.”的這段話。

因為Samuel Jackson
警告大家說,接下來他要做的事是大家想像不到的

真的建議各位,找個天氣晴朗的假日,享受一下道德的三溫暖吧!

張貼在 癡人幻影 | 1 則留言

在台灣也可以吃到這一道冰淇淋糖霜ㄟ

從上一次在北京港麗吃到迷人的厚吉士土司之後,就一直念念不忘

http://oldmandanielmind.spaces.live.com/blog/cns!9DC7AA644E0E7081!2974.entry

回到台灣之後,心想怎麼這麼好吃的甜品,居然在台灣找不到!!!

後來我們家小朋友說,他的學姐開了一家店,裡面有一道冰淇淋糖霜,比厚吉士還好吃!

我想選日不如撞日,成著昨天星期天就去給他「交捐」一下,開開眼界

 

店址在士林捷運站附近,我照片拍的不多,店內裝潢就先跳過了,很溫馨的感覺

真的很適合吃甜品,呵呵~~~正餐是牛奶鍋,味道不會很奶,但是很好吃

不過我們直接跳到重點~~~我最愛的甜點:冰淇淋糖霜

各位觀眾:請看照片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這完全就是我不能抵擋的那一種甜點啊

和港麗的差異就是,糖霜的味道更有層次啊!

客官你看看,他的土司切丁塊之後,不像港麗就回填回去

然後在上面放兩球冰淇淋搞定~~

 

糖霜的作法是先放兩層土司丁撲底,而且每一個土司切丁之後,都雙面沾焦糖,下去烤的焦焦的

然後就各用一球巧克力和香草冰淇淋,上面再疊上其餘的土司丁,更重要的是

除了烤的焦甜的焦糖土司丁之外,還在上面淋上焦糖,花生醬,糖霜,奶油……………

救命啊!!!!!!!!!

這麼有層次的味道,我以後吃不到怎麼辦??????

 

忍著口水拍完照之後,當然就開吃了!

看看這殘骸的照片!

很誇張的是,糖霜是裡面的土司丁考焦糖

外面土司皮也考的脆脆的,你沒看四面的土司皮已經被嗑掉兩面去了

天啊,這是何等的美味啊~~~~~~

 

吃完只有一句話:心滿意足啊

總算解了我從北京港麗之後的饞樣,嘿嘿

有興趣的,我下次去要張名片打上來︿︿反正短期之內,我還會再去吃一次的,哈哈

 

 

 

 

 

張貼在 未分類 | 3 則迴響

尾牙要表演什麼比較不需要準備的(轉載)

(以下轉載PPT)
公司的尾牙每個部門要作一個表演

剛好我們部門主題還沒決定

後來我提議說

不如打醉拳吧

先事先準備一個DEMO給音控

到時候把其中一個人灌醉 丟上去給他表演就好

也完全不需要準備

後來我們部門都很開心 覺得這樣也不錯

尾牙當天…
















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醒來頭好痛

按!!!!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日本人這個實驗真的是太有意思了,強力推薦一定要看!

日本人針對血型所做的實驗
對像是一堆小朋友,用最直接的反應來區分四種血型的人
非常有趣
先給土豆網的連結好了

http://www.tudou.com/v/WbinlaZelbY

以下是YOUTUBE的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轉錄給遊戲產業的朋友

文/巨人投資總監 許怡然

  經歷太多次創業,發現創業實在太難,一開始我認為是我的運氣稍微差了一點,每一次創業失敗的原因都不盡相同,使我經歷了各種各樣的創業痛苦,不過後來看看我周圍跟我一起創業的弟兄們,發現創業的人生就是如此。在此不乏調侃地寫下網游創業失敗全攻略給各位共用,各位有過創業失敗經歷的人可能會有“心有戚戚焉”的感覺,至今還沒有經歷過失敗的朋友們,你們也可能也會產生類似的感覺,那就要小心了,希望你們能夠引以為鑒。另外請各位清醒地記住:你們每天看到的那幾個創業成功的案例僅僅是無數創業者當中的滄海一粟,那無數被大海淹沒的99.9%的創業失敗案例是沒有機會通過各種媒體進入到你的視線的,如果你僅僅看到一些看似簡單的成功就認為創業如此簡單的話,我可以很負責任的說:你錯了。

  我十年前開始研究免費引擎了,什麼TALK,OGIE這些早就有了,但是有沒有一個中國人自己的,大家都在用的都是外國人做的,有沒有中國人做了一個完整的解決方案然後分享出來,大家用呢?也沒有。中國人好象沒有這種風氣,大家都在閉門造車,所以很多小團隊我見到他們都快流眼淚了,我說你們這麼幹不太行,就像前面一個陷阱,有人掉進去了,渾身血淚,但是你爬出來了,重要的是你有沒有在這個陷井旁邊豎一個牌子,告訴大家這是陷井,沒有,我也沒有做過,但是我現在意識到了,我寫這個博客了。中國人是沒有這個概念的,包括公司自己內部,你看公司有幾個完整的知識庫的,我以前為什麼成功了,為什麼失敗了,每個新來的人看一遍,有嗎?沒有聽說過,我們策劃研究院就在幹這個事,也是剛開始沒多久,希望大家有一種交流的心態,做一些積累,做一些交流。

融資的問題

  風險投資只有錦上添花的,沒有雪中送炭的。如果你沒有現成的產品並且已經在市場上運營並產生盈利,或者你的團隊非常有名氣,以前創造過很輝煌的成功案例,風險投資基本不會考慮給你投資,請不要浪費時間了。如果你的團隊遇到問題了想去找VC要錢,那也請你不要浪費時間了,VC這時候是不會來幫你的。這次金融危機出現的情況你們應該已經看到了,很多VC正在把遇到困難的公司強制關閉套現走人,別忘了他們多數都是無限合夥制的,基金賠了錢,合夥人要自己掏腰包的!

  針對遊戲產業的特殊情況,風險投資通常不喜歡投資純研發公司,因為研發時間長,風險大,收益比例遠比運營商低。而開發商轉型成為運營商的難度非常大,需要的資金和經驗遠遠超越單純的開發商,所以運營商真正獲得投資的幾率也很低。

  市場上有很多所謂的“天使投資人”,可能會願意投資比較早期的研發團隊,但他們往往不是遊戲行業的人,資金也不是很充裕。因為他們對遊戲一知半解,對於不懂的行業投資就會比較謹慎,所以即使資金很充裕,也不會真的全力投入(當然表面上肯定總是顯得很有信心的樣子),他們給你的第一筆錢是絕對不會夠你安穩穩把遊戲開發完的,一遇到困難就會立即撤退,到時候你騎虎難下,沒有錢就是死,再融資就會大大稀釋團隊股份,而且新的VC不願意見到有一個不懂遊戲的天使占大股,也不喜歡遇到困難的團隊。我下面還會提到,這種天使資本即使一開始拿到了,往往在日後的合作中也會產生非常多的矛盾,導致項目失敗概率幾乎達到100%。所以雖然我自己也做天使,但我還是我強烈建議:天使的錢不要隨便拿,他們與魔鬼之間只有一步之遙!

投資者的問題

管理衝突

  多數早期的天使投資者,即使是遊戲業內的投資者,往往都是不夠專業的,他們往往對遊戲一知半解,卻自認為很瞭解,他們會過多地親自參與產品的管理和設計決策,或者盲目相信某個自稱為專家的“親信”,把他安插到團隊裏面負責日常的管理或者監控,這些人經常犯的錯誤有:提出令人啼笑皆非的所謂遊戲創意,自認為是所謂的遊戲特色,其實成了導致項目失敗的罪魁禍首。

  過分重視某些沒意義的細節而忽略了更重要的大方向,讓團隊精力分配失衡,開發週期拖長。投資者安插的“探子”往往是能說會道,會討領導喜歡的那種類型,或者乾脆就是投資人的某個親戚,典型的情況是一個就知道成天玩遊戲,其實根本不懂事的孩子,他們的真實的工作能力和管理能力非常差,他們一味迎合投資者的非專業想法,經常與團隊發生嚴重的管理衝突,再加上每個新招聘的人他們都要過目,往往引發很大的團隊內部矛盾。

投資者無法承受挫折而撤退

  每個人才和團隊都有他的成長過程,即使是有成功經驗的天才團隊,也難免在遊戲設計或者開發中出現失誤。而絕大多數投資者,包括很多業內的投資者對團隊都沒有足夠的耐心,在產品開發遭遇困難的時候,或者在產品上線運營之後發現情況不夠理想就會立即放棄投資。其實投資者一般都會同時投資多個專案,當其中一個專案遇到困難的時候就立即停止,把資源留給其他的專案。這其實是最常見的投資策略,因為對投資者來說,這樣可以分散風險,避免損失單方面擴大,但是對你來講,你沒有機會分散風險,出了問題就只有死路一條。

由於投資者自身原因撤資

  投資者往往有他自己的主業,也就是所謂的現金牛,沒有這些現金牛,也就無所謂那些“閒錢”來做投資。但是當他們的主業遇到困難的時候,他們會毫不猶豫地把非主業的投資砍掉,甚至其實有些投資者做投資的錢根本就是他在金融市場上“借”來,市場一旦不景氣,保命還來不及呢,你的團隊再好,產品無論開發有多順利,他都會採取丟車保帥的策略,忍痛把你賣掉或者直接關門兒了事兒。能賣掉也別高興,願意在這時候接盤的新東家沒有不趁機狠狠砍價的,未來也未必不會再賣你。有人可能會說:“有合同在呢!他怎麼能隨便撤資呢?”請允許我說句很令人傷心的話:合同到這時候就是一張廢紙,當你到了連工資都沒的領了的時候,你還有錢有閑去打官司嗎?就算你能抗住,你團隊裏其他人也抗不住呀,早就一哄而散各自去找工作了!

團隊自身的問題

管理經驗不足

  有創業熱情的各位,你們都是懂得怎麼做遊戲的精英吧?所以你們多數都有一些設計製作遊戲的特殊技能,所以你通常並不一定是一個很好的管理人才。但是一旦你開始創業,你的痛苦就隨之而來了,你發現你每天80%以上的時間並不是在做遊戲,而是在處理一些跟具體遊戲設計製作毫無關係的事情:通過各種途徑找找投資,每天寫大量的給外行看的可以說毫無用處的資料,並且不得不面對各種假行家與真外行,假朋友與真騙子,假投資與真仲介,假有錢與真沒錢的投資人等等。

  通過各種途徑找人,為了說服一些能夠幫助你團隊更上一層樓的高手加盟而使盡渾身解數,上班的時候偷偷在公司內拉幫結派,下班後工作到深夜;其實高手們都各懷心腹事,說不定同時準備著好幾個創業計畫,誰拿到錢就跟誰走,表面上跟你說好了,你苦苦地為未來畫餅,許諾未來的高薪,給股份,給期權,什麼好條件都給他們了,自己反而剩的很少,結果別人給的條件更好,人家最後決定跟別人走了。

  好容易成立了團隊,有一點錢先給大家發著,自己苦著點不拿錢或者拿得最少以鼓舞士氣。結果手下還耍大牌,工作幹得不夠好還一天到晚抱怨太累拿得少,結果雖然名義上你是總經理,你給他錢,其實他跟你領導一樣,比領導還難伺候。好容易關鍵的幾個人都湊齊了,大家都是牛人誰也瞧不起誰,加上策劃和程式美術本來就是天生死對頭,以前沒合作過的基本上一定會打起來,以前合作過的,比較愉快的,可能因為以前是公司老闆給大家發工資,互相之間沒那麼多利益糾葛,現在一起過苦日子了,利益捆綁在一起了,發生一點小矛盾就容易轉化成對人不對事的大矛盾。

  好容易找到點啟動資金了,可以成立公司了,頭疼的事情還在後面呢!租房子,買機器,為了圖便宜跟各種小商小販砍價。辦理公司註冊手續,如果是海外投資,要設立離岸公司,為了怕上當,投資者請律師做的檔還要找懂法律的熟人幫忙審,可全都是英文的,上百頁,隨便找個人也看不懂。還要再搞國內公司,換美金,弄註冊資金,辦國稅、地稅,為了避稅還要申請高新技術企業,雙軟認證… 全都弄完了大半年都過去了,整個人掉一層皮。什麼?請個行政出納之類的,讓他們去跑不就搞定了?請問,哪件事不是需要你老大批的重要事情?一個檔做錯了你身家性命就沒了,隨便找一個月薪1000多的人搞你就放心了?

  好容易大家磨合好了,勁兒往一處使,幹了多半年,發現其中一個核心成員水準不夠,唉,都怪當初沒看准,可是沒辦法,不幹一段時間怎麼發現得了?股份都已經給了,一大堆檔上都有他的簽名呢,你讓他把股份讓出來容易嗎?股東名單裏留一個去了競爭對手公司的人你以後怎麼再找投資?而且現在找人代替,他前面的工作基本上就都費了,新來的人還得跟團隊重新磨合,哪有那麼多時間和資金呀?

技術經驗不足

  因為技術死的產品太多,80%產品剛出來都有技術問題,即使是有經驗的人,你敢說你做的遊戲跟他以前作的完全一樣?那你也真夠山寨的,難怪有沒腦子的投資商願意投你呢!就算是純粹的山寨,你敢說得你程式親自作過一個網遊所需要的全部技術?知道所有的坎兒和雷?整個遊戲是一根鏈條,有一個環壞了,鏈子上其他環再強都沒用,還得斷。

  你不是山寨,有創新?好,那就是風險,創新的思路往往創造了新的技術挑戰,帶來了各種技術上的不確定性,造成最後無法克服的技術障礙。最煩的是,最後發現其實這些想法很多以前失敗過的團隊早就嘗試過了,當然了,人家都不是傻子,這個行業那麼賺錢,精英全都在這兒呢,你能想出來的創新人家也早就想到過了,而且你的絕大多數所謂創新其實也是參考了國外的單機遊戲而已,難道不是嗎?人家都沒做,就你做了,你還洋洋得意呢,可實際不是因為人家沒想到,是因為人家試驗不成功,技術上走不通,屍骨都堆成山了,你不知道而已。經常有人跟我說,無論如何要搏一回嘛,畢竟還年輕,失敗的教訓也是有益的。請問,如果是這樣的死法,你獲得什麼有價值的經驗和教訓了嗎?你能保證未來的創新不遇到新的技術風險嗎?

策劃經驗不足

  連山寨都不會的策劃咱就不說了,他們不該拿到投資對吧?你是有能力的,你做創新的,這樣的你能夠因為策劃死的還算是幸運的呢,因為畢竟你的技術和美術走過來了,你出了那麼多創新的想法人家都給你實現了,多不容易呀。可是玩家真的能認可你的新設計嗎?你的新設計真的天衣無縫嗎?沒上線之前你就知道玩家會怎麼玩你的遊戲嗎?很多人一起玩兒會發生什麼你真的已經算得清清楚楚了嗎?你自認為比玩家聰明,可實際上線運營後往往發現玩家比你聰明得多。發現錯了,改吧,玩家給你機會改嗎?玩家中那些受你迫害的人已經走了,留下來的既得利益者由於你改後被剝奪了利益也拜拜了,現在怎麼辦?再投一筆推廣費用拉新玩家吧?這回可要更多的錢了,因為你已經有不好的口碑了,對吧?可是你的投資者,你的運營商們有那麼大的忍耐力嗎?

美術水準不夠

  因為美術死的聽到的倒是不多,不過也不可掉以輕心呀。你團隊裏的美術都是很有理想抱負的人,否則人家好好的呆在公司裏領工資不好嗎,為什麼要跟你出來創業?但是美術肯定希望視覺效果好看的,否則他的價值體現在哪兒呀?(順便提一句,投資人往往喜歡看圖片的,因為他們看不懂代碼和數值策劃)

  為了把美術效果做好,你的技術和策劃會背上很大的包袱,用戶端規格一升再升,最後連最高檔的機器都跑不動。你的技術會跟你說:沒關係,現在是開發階段,以實現功能為主,還沒優化呢,等做完了一起優化,優化完了能好很多呢;或者說:這些特效我們都能給它加上開關,在低檔的機器上我們就關掉,保證跑得動。你就信了。可最後結果呢?他根本沒做過優化,哪有那麼多美麗的優化空間呀?他們會說:“這些模型做的面數太多了嘛!”“我哪想到他在怪物和場景上用這麼多貼圖呀!”,等開發完了做測試的時候,你興沖沖的找了台低檔的機器,把特效開關都關了一看,啊?你的美術哭了:這是我做的遊戲嗎?你也哭了:好像也沒跑得很快的樣子呀?原來程式開發的時候都是用的好機器,也根本就沒試過同屏很多人的情況,現在怎麼辦?美術重做?程式換人?

人員招聘困難

  光有你們幾個核心的高手齊心合力也不夠呀,一個網遊3~5個人就能做嗎?你得招聘吧?獵頭是肯定用不起了,招聘網站上又都是些新手,哎,就在原來的公司裏搜羅得了。可是你走了原來的公司人家不防著你?而且凡是有創業情結的牛人都已經被掃蕩過N遍了,還有你的份兒嗎?普通員工為的是穩定的工作,要不就是錢,你是新成立的小公司,你不穩定,所以要給高薪吧?左一個高薪,又一個高薪,該交的幾險幾金都得交著,他們比你們拿得都多,你忍了投資人不跟你急?幹的活兒很普通,該下班又正常下班,該請假又正常請假,想開掉?新勞動法看過嗎?那麼多打官司的你見過公司贏的嗎?我好幾個朋友跟我說過同樣的話:“看了新版勞動法之後,我直接把公司給關了,我打工去!”。不開除,做得不好你教他,可是你的時間花了不說,他學習的時間和學會了讓他重做的那些活兒的時間你還得照付工資。整來整去就覺得自己幹最快,又好又便宜,可就算你渾身是鐵,能撚幾顆釘子?

資源不足造成折衷過多

  初創團隊往往因為資金或團隊人數、能力等原因,在設計產品的時候不得不做很多折衷,真正製作的產品跟你的理想有很大的差距,原本很有潛力的好想法並沒有機會發揮。可是一個折衷到幾乎已經平庸的遊戲能夠在當今這個競爭這麼激烈的市場上脫穎而出嗎?大公司花上百人做幾年的產品都不一定做成呢,你這種小公司做了那麼多折衷的設計… 往往辛辛苦苦做了1年半了,回頭看看自己當初的想法,再看看自己現在的半成品,已經完全搞不清楚自己在幹什麼了,不光是你,你團隊的其他成員也洩氣了。

與運營商有關的問題

找不到合適的代理商造成資金連斷裂

  費盡千辛萬苦產品終於做完了(當然這年頭往往對玩家交互和付費最重要的幫會戰之類的功能還沒做呢就說做完了,因為實在沒錢也沒士氣再做下去了),你的投資人不錯,一切困難都堅持下來了,沒有做那麼多折衷,產品看上去還不錯,這時候你要開始找運營商了。可是當今市場上每一個運營商都在自己開發遊戲, 拿我的話講,他們自己開發的產品都是“親兒子”,你要想讓他們代理你的產品,要當“乾兒子”,跟他們的親兒子搶飯吃,不但要有突出的特色,還要跟他的“親兒子”不衝突才行。即使各方面條件都符合了,他也要狠狠的壓你價兒的,有時候甚至乾脆直接把你的想法學過去給親兒子用了。

代理商的實力差

  算了,有人願意運營總比簽不出去好,找到個新成立沒什麼經驗的運營公司,或者以前都做敗了的口碑不怎麼好的公司也湊合了,畢竟人家說要當親兒子一樣重點做我的產品嘛。可是往往這種公司心有餘而力不足,由於資金實力、管理能力差,運營經驗有限等原因,根本沒有能力把運營做好,運營失敗的時候或者你們兩個抱在一起痛哭而死,或者他早早跑去找別人給他生另一個兒子去了,最後失敗的責任肯定是你的,說不定合同也不毀,產品繼續拿著,伺服器繼續開著,多少掙了點錢肯定也不給你,你想再轉手簽給別人都沒戲了 — 當然了,你要拿回去得先把版權金還了呀!還得彌補他的損失呢!都這時候了你還有錢嗎?

代理商拖延或不作為重點造成運營失敗

  終於簽給大公司了,也別高興太早,也許你的痛苦才剛剛開始呢!大公司有那麼多親兒子呢,你只是個乾兒子而已,就算在乾兒子裏你也不一定排得上號兒,因為他們還有會說外語的乾兒子呢,人家生下來身價就比你貴(雖然你自己知道他其實就是垃圾)。人家會對你的產品左挑毛病右挑刺兒,你不是說了要全力配合運營嗎?運營商有經驗呀,人家說要你改你敢不改嗎?其實你心裏知道他們派過來的產品經理就是一個剛出道的小毛孩子,經常今天說要這麼改,明天就改主意說還要原來那樣兒。可是你還得把他當爺爺一樣供者,為什麼?大半的版權金要正式上線運營之後才付呢,都到這時候了,你也沒多少錢糊口了,為了錢你能不低頭嗎?

  可是偏偏就在你一切都準備好了的時候,你跟人家另外一個兒子的上線時間衝突了,沒辦法,人家重要呀,只好你讓位,再等等吧,不是有很多地方還要改呢嗎?甚至有些公司比較壞,知道你資金周轉不靈了,故意在這時候拖延,找各種理由不給你上線(別跟我提合同啊,都到最後一哆嗦了你去法院告你的運營商,你還怕死的晚呀?)。資金告急了怎麼辦?你來找運營商商量:要不您給俺們投點資吧?好,正等你呢,合同重新簽,比例重新分,公司股份都拿過來吧,這時候你有談判籌碼嗎?嘿嘿,乖乖就範…

自己強行轉型成為運營商而失敗

  咱都信不過他們,要不咱自己運營吧!你的投資商有膽識,再拿出2千萬來咱轉型,正好不是那些VC們都喜歡自己擁有產品的運營商嗎?一舉兩得!先問一句,你懂運營嗎?要找運營總監了吧?要給股份的吧?投資者又追加投資要給股份的吧?請問你還剩多少股份?公司裏的發言權還剩多少?你同樣是把你的命,你辛辛苦苦做了兩年的寶貝兒產品交給了一個群陌生人吧?他們能把產品運營好嗎?史玉柱的地推團隊有什麼了不起的,咱也可以招3000人做地推… 運營有幾種死法… (此處略去三千字)。

利益兌現的問題

  假設以上一切一切的槍林彈雨你都走過來了。產品上線運營成功,也賺錢了,這時候該鬆口氣了吧?可是讓我來我幫你算一筆帳:作為獨立的開發公司,產品簽給運營商之後往往只能得到20%左右的分成,作為核心的創業團隊,往往在產品最終上市之後,只能在開發公司中占小部分股份,大部分股份已經被投資者所擁有,按照股份比例,只能分配到不到10%的收益了。而且投資者都是資本家,他們往往要不擇手段追求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記住:畢竟你們的工資都是他發的,他強勢,你弱勢,他想壓榨你只是天然的反應而已。他們經常會採用各種手段掠奪你應得的財富,使你最後很難甚至根本無法拿到實際的利益,具體手段我不是很專業,請恕我沒辦法一一列舉,至少以下手段是很常見的:

  投資者有權利不分紅,不上市也不出售,也有能力通過各種複雜的做帳方式把利潤轉移走,最後公司其實沒利潤,呵呵。上市或出售過程中簽署各種複雜的協定,投資者套現走人,但創業者應得的利益遭受長期捆綁,造成創業者實際上很長時間都得不到實際的收益。你想想,光開發就2~3年,談代理到上線又要1年左右,等公司上市或出售,至少還要2~3年,還要捆綁你們繼續幹3年才能陸續得到實際的利益,這期間還不知道要發生多少變故,到時候你還有成功的快樂嗎?什麼,你學過法律、金融、財務、會計、稅務…?

張貼在 未分類 | 1 則留言

我們要認清的事實︿︿

以下轉錄台商圈內文章:

看到這篇文章心裡覺得難過,我也常常把這個想法掛在嘴邊,不過我個人擔心的是五年後

沒想到理財週刊說我們只剩下二年的時間來拼了。
我認識幾個外商銀行的年輕大陸人,個個都是來自MIT或牛津或長春藤名校,而且每個的工作態度都十分認真
每天都像是7-11一樣,真的是很不簡單。
有一次我和他們下班約出來打籃球,還有一個大陸仔居然說打完球、晚上洗完澡,還要回辦公室
看到他們追求成功的渴望和認真的態度,我心裡常想,我那裡比人家強,所幸我現在是有比他們多點人脈和經驗
如果我不趕快爬上再高一點的位置,很快就會被長江後浪推前浪,前人準備死在沙灘上了。
看到現在台灣的很多年輕人的抗壓性和態度都不是很好,我真的十分擔心
我想現在我們大家都要更加互相勉勵也多加油了!希望大家都能持續增加自己的價值,而不要在未來隨便被別人取代。

十年前,台灣企業要調派一個員工到中國去工作,薪水起碼要增加1/3,甚至更多,還不見得有人願意去
那個時候,台灣人的「優越感」很強,大家最想要做的工作,是到外國公司上班
到Apple、IBM這種國際大公司謀個一官半職,可以光宗耀祖。
但是,IBM的筆記型電腦部門已經被中國聯想集團買走,抱著這種夢想進入IBM工作的台灣人
無論是不是已經取得綠卡,他的老闆現在是中國人。

十年後的現在,很多企業的員工都說:「我做好心理準備了,願意去中國闖闖,請給我個機會。」
最近幾年,想要前進中國的人更多了,很多前進中國的台商或外商更聰明了,聰明調整他們的人事策略
不管是從美國或台灣被派去中國,除非你是副總(VP)級以上的高層職位
他們大多會要求你接受所謂的「localpay」,也就是根據當地分公司物價水準所制訂的薪水標準。

更令人訝異的是,短短五年,「大陸人管台灣人」正在增加。
近五年來,包括中國聯想電腦、中國海爾電器、中國華為科技,以及北大方正與中興通訊等中國企業
陸續來台成立分公司,這些公司的最高階主管都是大陸人,而員工,都是台灣人,這些台灣分公司的台灣員工
領的是大陸老闆的薪水。
如果,你只注意台灣二次金改的金融業併購;那麼,你可能不知道,中國的銀行正不斷的往全世界併購。
如果,你只注意外資買賣超台股多少;那麼,你可能不知道,外資擠破頭想進入中國投資,卻不得其門而入。
如果,你只注意台灣高科技與製造業世界聞名;那麼,你可能不知道,現在全世界龍頭企業面對最大的競爭對手,就是中國的企業。
如果,你只擔心中國阻擋台灣加入聯合國;那麼,2年後,你可能就要準備讓中國人當你的老闆。
過去政府鎖國,造就台灣企業無法與世界接軌,導致現在面臨競爭力不足的情況
現在政府對中國的門戶開放政策,一位金控業的專業總經理說:
「只要一家中國建設銀行的財力,便能買下兩個台灣的所有金融機構,」
顯示台灣正面臨著來自中國強大金融實力,將可能會有無力招架的窘境,這是對台灣人發出的重要警訊
如果再不努力提升自己的競爭力,可能就必須面臨被對岸取代的壓力。
在全世界競爭激烈下,企業透過併購提升自己的競爭力,早已屢見不鮮。
但現在中國的企業經營困境是欠缺人才、技術與創新,唯獨不缺資金
反正有的是錢,只要花錢買,照樣可以突破這些經營上的困境,並進一步將企業規模放大,增強實力與全世界競爭。

所以,朝全世界龍頭產業進行戰略性布局,收購國際大型企業,是中國慣用的方式
台灣人不僅必須正視這個議題,更應該加緊強化自己的實力,將格局定位在全世界
將企業立足於制高點,聯合其他國家資金,以共同迎接未來大環境的挑戰。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